兩岸有機茶葉農殘檢驗結果

蔡英文罔顧為全民健康把關的基本責任

在過去在歐洲對中國大陸的茶葉有農殘問題大作文章批評的時候, 一般人認為台灣茶比較安全, 甚至當大陸人到台灣旅遊時也愛買台灣茶葉, 只是以為台灣茶比大陸茶安全. 但是確實狀況是怎麼樣呢?

個人是在1995年開始以個人有限財力盡心盡力在比利時利用推廣我們保存的中華傳統茶文化做為推廣好茶的戰略. 當然推廣台灣茶是我的私心. 每當我有機會我就想盡辦法把歐盟農殘標準的資訊與國內分享. 經常會碰到國內業者以 “他們跟我們台灣沒有正式外交關係, 所以沒事找事”而完全藐視我所強調的是農藥使用殘留量標準的食物安全規定,  那跟甚麼外交不外交關係跟本無關.

在那個網際還不是很發達的時候我將開始利用 Yahoo 等各種可以想像的資訊管道在海峽兩岸搜尋有機茶農. 總算在1998/9 的時候分頭在中國大陸與台灣找到自稱做有機茶的茶農,也都願意寄樣給我. 收到茶葉時我很開心趕緊把台灣與大陸的兩款有機茶樣送到德國檢驗所去做農藥殘留檢驗. 按照在歐盟地區的檢驗標準, 結果兩款茶都多少有農藥殘留項目被檢驗出來.

以農藥項目來說, 大陸茶被檢驗出來的農殘項目比台灣茶的報告中的農殘項目少. 而實際被檢驗出來的殘留量% 也沒有超標. 因為有許多項目被驗出來所以不能以有機茶來做標示. 不管怎麼說都是安全合乎農藥殘留安全標準的好茶.

然而台灣茶的檢驗報告卻讓我十分驚訝. 因為不但被檢驗出來的農殘項目比中國大陸茶多, 更重要的是好幾項超標. 其中一項更是不可思議的高, 那就是「巴拉松」; 不但超標更是嚴重超標約四倍. 我心急氣迫的直接打電話給台灣茶農問明白. 他

坐落於福建省生態平衡的有機自然茶園

跟我說, 「那是夏茶, 夏天我們不用農藥」. 當聽到這個藉口時, 我昏了. 不過自此我就不敢把台灣茶送到歐盟的檢驗所去做農藥殘留量檢驗, 因為若是再有類似問題發生,我深怕台灣茶嚴重超標的資料會進入歐盟資料庫, 那麼日後台灣茶出口至歐盟地區會有許多檢查的障礙.

雖然現在歐洲許多知名的檢驗單位也在亞洲各主要茶葉生產國有檢驗服務, 但是農藥項目與殘留量的標準是與在歐盟標準有依照當地的實際狀作放寬. 這就是為什麼就算有有機證的茶葉未必就符合在歐盟地區依照歐盟實地的標準是有機的原因. 理應說歐盟對有機茶的農藥殘留量的標準是零檢出, 但是實際上的市場操作也是有放水情況的. 難不成你真以為在天然有機店賣的茶或是其他產品全是真的有機產品嗎?

越漂亮的茶園, 越有表面下隱藏他們不願意跟你說的醜陋

越漂亮的茶葉, 越有肥美葉片下隱藏你不知道的商業秘密

由於中國大陸本身的農藥殘留檢驗標準與國際標準不同, 同時過去也爆發過多次檢驗報告不實的報導, 所以造成在國外或是在中國都有人不信任中國地區發的檢驗報告. 同樣檢驗不實的問題我聽說在台灣也有發生,也聽說有人不信任當地農會所發的檢驗報告是一樣的.

這些年我都努力鼓勵兩岸茶農朋友必須用心管理農園,誠實對待茶與自然平衡生態. 這些年漸漸有一些大陸的茶農朋友也開始有信心要求我協助幫他們送茶樣到歐洲檢驗所依照歐盟農殘檢驗標準做分析報告. 相對的來自台灣地區反而意願不高, 以為台灣出的檢驗報告就夠. 所以這些年我送茶至歐盟地區的檢驗單位去做農殘檢驗多半是來自中國大陸. 這些年自己一直很堅持選茶嚴謹, 所以直到現在沒有一款茶有農殘超標報告出現過.

由於今年決定送一款台灣烏龍參加國際絕佳風味與品質評比, 雖然主辦單位沒有要求茶葉要按照歐盟農藥殘留量的標準做農殘檢驗, 但是堅信品質的我決定送茶樣到德國的檢驗單位去做農藥殘留檢驗, 因為我堅信茶品質的好與壞是可以用科學檢驗方法來驗定的.

2017 年2月同一時期我送兩款烏龍茶葉到德國檢驗所做農殘檢驗. 一款是來自台灣, 一款是來自中國大陸.

  • 來自台灣茶區自稱是有機種植茶園的茶葉, 在歐洲按照歐盟農殘標準的檢驗結果明顯顯示, 不但有多項農殘被檢驗出來,  同時有數項農藥殘留量也有梢微超過歐盟標準. 但是問題還不算太大還不會在歐盟資料庫中亮紅燈. 但是這份報告已經也讓台灣的茶農朋友起了警戒之心將會在茶園管理上更用心.
  • 來自中國大陸純生態種植的有機茶園的烏龍茶雖然有幾項農殘殘留被檢驗出來, 第一被驗出的項目少於台灣茶的報告。同時被驗出的農藥殘留量全部不超過歐盟標準. 而且被檢驗出來的農殘項目全部都不是一般用在茶葉種植上的農藥,由此份報告中我們清楚了解雖然我朋友多年前接手的那塊已經荒廢多年的水稻田地既使在廢耕多年後, 而原來在土地依然存有原來使用農殘污染的痕跡. 這個又一次證明了多年毒害土壤後, 大自然必須要花更長的時間去消化與化解. 但是只要人能堅定信念用有機種植不再使用農藥, 那大地總有一天淨土會回復.

當這兩份檢驗報告放在面前, 我們還能大聲的說台灣茶比中國大陸茶安全嗎? 在現今空心菜無能團隊下台灣還能自我感覺良好而不自覺嗎?

台灣蔡英文政府不思考如何加強台灣農產品的安全也罷, 今天卻見她行政團隊裡的衛生食藥署偷偷摸摸的放寬農藥使用與殘留量標準. 農藥殘留量標準與人民健康議題是不能分什麼藍綠來做政治議題搞甚麼政治對立就可以唬掩了事.  台灣茶的美名是我們老祖先花了幾世代在台灣努力建立起來的, 而毀滅只需一秒鐘的錯誤政策就可以造成百劫不復的慘痛後果.  我們珍惜台灣茶的人豈能坐視噤聲,縱容台灣農藥產業打著「合乎政府要求」的旗號來毒害天真的台灣農民與無知的台灣消費者? 政府行政團隊真的以為偷偷的修改農藥殘留量的標準的決策可以永遠不被發現嗎?

台灣鄉民的純樸善良真的是很可愛. 當他們以為可以信任政府而使用政府驗證合格的農藥就OK,而沒有想過問過他們辛苦生產的農作物是否可以安全食用的問題嗎?  他們真的以為依照蔡政府所放寬的農藥殘留量標準是合乎國際農藥殘留標準. 能為他們的農作辛苦產物創造更多商機嗎?

當台灣農藥殘留量標準與世界農藥殘留標準背道而行的決策事情一旦曝光, 倒楣的不是哪幾家農園/農場, 而是整個台灣茶的形象. 後果可以讓辛苦勤奮的農民不但無法收到原來天真的期待所得, 更讓台灣茶因農殘嚴重超標形象在世界上留下臭名, 讓台灣茶在世界食物安全圈裡亮起了紅燈,  當外銷受困的時候, 到那時誰會為他們負責? 誰又能幫助他們呢?

轉貼一位為茶辛勞的茶農朋友今日來訊。看了心中有說不出來的痛:

一個無能的政府只會用美麗的辭藻或宣傳語言来騙騙無知的老百姓和對社會不滿的年輕主體,麻痺他們。

說說無關痛癢的話,只有他們才會愛台湾,別人是没有資格愛台湾的,造成現代年輕人目光如豆,成天只會想著小確幸。連自己宣傳新南向,但對這些東南亚和南亚的鄰國基本的了解和認識都没有,政府官員也沒有去認真做好關係,只是敲鑼打鼓,打的震天響,利用早就在那些地方奮鬥多年有成的台商們,當成樣板做自己的政績,在那裡的台商們碰到問題,政府也幫不了忙,只能自己找關係,各顯神通解決自己的問題,也给中國有藉口打壓他們,给他們造成困擾。

這就是現在台湾的執政黨,只問藍绿不需要是非,大搞什麽轉型正義世代正義,殊不知台湾的問題在經濟,把經濟搞好才是硬道理,而不是搞革命

©著作所有權 蕭美蘭 比利時中華茶藝中心/比利時中華茶文化協會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