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華禪茶- 香龍供茶

九華禪茶 每一款茗茶背後都有一個神奇的故事, 九華聖山的香龍供茶在中華禪茶名冊上再添一頁傳奇. 九華山是地藏王菩薩肉身圓寂所在, 也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一. 九華禪茶的茶園座落於海拔1300米的深山裡, 遠離人間的污染. 茶園悄悄地座落在海拔1300米的深山處. 那一片茶園大約在40-50年代因戰亂之故被棄養, 在80年代初由佛寺師太接手顧養. 佛門僧俗弟子用心整理山林裡的一草一木, 以觀音菩薩的大慈悲理念來顧自然, 以純天然順應自然韻律的方式來照顧茶園. 何謂禪茶 九華佛門僧俗在養護茶園時是不施肥, 不殺蟲, 講求自然養息; 僧俗以手除草然後在七月至八月夏天將青草埋入茶壠, 以腐草養茶. 九華毛峰只在每年三月至四月前後開園; 僧俗門眾以一片清心發願, 嚴格遵守三採與三不採的原則. 三採: 一採一芽一, 二葉, 葉片不許過大; 二採午前採陽坡的茶, 午後採陰坡的茶, 以確保芽葉的鮮嫩; 三採只採在陽曆四月十日前的節令茶. 三不採: 一不採超時令時節茶, 二不採紫芽, 三不採夏茶. 照片裡的嫩葉芽我們可以看到一些被小綠葉禪叮咬後的斑點與部份葉呈發黃捲曲與的現象. 這就是自然無污染的生長環境裡成長的最好證明, 因為小綠葉蟬很怕化工殺蟲劑. 嫩葉被小綠葉蟬吸食茶葉汁後, 葉片上會呈乾燥的棕色斑點, 嫩葉也被迫停止成長. 小綠葉蟬破壞了嫩葉的成長, 它們在吸食葉汁的時候也在葉面上留下它們的唾液. 在跟日光與空氣的光合作用後轉化成酶糖. 過去被茶農視為破壞茶葉完美的小蟲子們今天卻造就了甘甜滑順的好茶, 它們飛舞與親吻為茶樹留下了天使之吻. 用心純手工製做的九華禪茶不但能保證讓你飲的安心, 當熱水沖入蓋碗或是小壺中時, 那緩緩起揚的栗棗甜蜜香與口感. 清澈淺黃綠透明的茶湯更是讓我們在徐緩點盞的時候幫助我們的心平靜下來; 在裊裊飄入鼻與滑入口中的片刻體會禪茶一味的智慧與美好. 品質等級 九華聖山的香龍有機供茶一年只選頭採來製作綠茶, 限量採製一來是為了維護大自然的生態平衡同時也是對品質做的保證. 當然國內傳來的資訊正確與否可能還是有人會質疑,所以為了證明該茶的純淨, 我們把茶送到比利時的檢驗組織依歐盟最嚴格的農殘標準進行檢驗. 雖然我們無法使用有機茶的標籤, 但是我們可以自豪的依檢驗報告來證實它是百分之百的純淨有機茶. 九華聖山的香龍供茶一年只一採, 只做兩種茶 – 綠茶與紅茶. 它只有一種品質, 那就是全手工摘採與製作的天然有機茶. 九華聖山的香龍有機供茶一年限量採製, 主要就是為了維護大自然的生態平衡與對品質做的最好保證.  它的一年產量很有限. […]

Read More »

Chinese Rituele Workshop – La Ba Viering

Het lopende betoverende China Light Festival heeft niet alleen de kerstsfeer vrolijker gemaakt in Antwerpen, maar herinnert ons er ook aan dat we ons weldra zouden moeten beginnen voorbereiden voor de Chinese nieuwjaarviering. Chinees nieuwjaar brengt een heel interessante rituele voorbereiding met zich mee, te beginnen met de La Ba-viering, de 8ste dag van december […]

Read More »

愛喝台灣好茶的朋友們不能不思考的問題

過去工作養成的市調與競爭評估的習慣哪怕是早已離開以前的企業發展與培訓好幾年, 而這種作法早已深根蒂固的變成了一個自省與自習的習慣. 自1995年開始在比利時把過去簡單愛茶的熱情轉變為推廣茶與中華茶文化行動後, 定期市調更是我一個無法停止的本能習慣. 因為每一次市調不光是能瞭解市場的發展現狀同時也給自己一個檢視自己如何能改進的一個思考機會. 台灣是我出生的地方也是開啟我學茶熱情的家鄉, 當然我對台灣茶有私心也有更高的期望. 每當在國外看到”台灣手採高山烏龍”的標籤時我就會無法制止購買與瞭解的衝動.  當看到在市面店面中的賣價竟然跟台灣產地價接近甚者還低的時候, 問號就不停的浮現心頭. 觀葉, 聞香與品茶是檢查茶最基本的步驟. 不是說機採就不好, 但是手採對高檔品質的確定與成本高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當葉泡開後發現是明顯機採而非手採, 目測顆粒大小差異, 第一泡過度撲鼻的香味, 品茶時的澀苦……. 再看製做商是台灣xx製茶所而標籤是”台灣高山手採烏龍”時, 我真的是有哭不出來的痛. 台灣對茶的消耗量很大.  在2012年本地的茶葉總產量約在17310公噸, 而總進口茶重量略低於29,918公噸, 其中未發酵綠茶(應該是含茉莉花茶與其它以未發酵為主的混合茶)進口量低於9,341公噸, 而全發酵紅茶(不分等級)為553公噸. 換句話說約20,024公噸進口茶是介於未發酵與全發酵茶之間的茶.  這中間部份發酵茶是哪種茶, 我想朋友心裡都很清楚那就是你我都喜歡的烏龍茶. 今天掀開這一年進口茶的海關資料不是說進口茶有錯, 因為問題不在我們台灣由哪裡進口了些什麼的茶, 進口茶若有經過嚴正品質安全檢驗的話, 那麼我們也可以說, 這問題不大,  但是隱在許多人知而不敢說的事實是什麼呢? 問題一是有多少進口茶有經過品質安全檢驗? 有多少是品質安全合格的茶? 問題二也是最的大的問題 —–進口茶流入了哪個產銷管道裡去了? 有多少進口是混了本地茶甚者冒充是台灣茶賣在市面與出口. 因為這牽涉到基本的商業道德. 由過去到今天的經驗中我們瞭解有多少會不守商業道德者會顧消費者的權益呢? 進口茶的誘因一在進口價低廉二來是台灣本島茶飲市場需求大.   但是容許拿低廉價格來冒充台茶, 或許與台茶混合,  這會對真正質優的台茶鏈條中的各階層的努力會有多深與多大的衝擊面呢?  又消費者知的權利呢? 這才是我們擔心的癥結. 我們不是說別的國家的茶不好, 相反的在中國大陸也有許多好茶. 不是所有大陸的茶農黑心不好好種茶與製茶; 相反的有許多地區因地理偏僻所以是全天然種植與純手工茶. 像我手邊上就有一款金芽紅茶不管是在品質或是口感上都比現在流行的金駿眉更好更甘讓我豎大姆指讚好的好茶. 同樣的, 許多年前就有一些台灣的茶農到大陸, 越南, 泰國與紐西蘭辛苦開墾種茶, […]

Read More »